当前位置:主页 > D生活通 >失控的科研新闻:吃早餐所以成绩好? > 正文

失控的科研新闻:吃早餐所以成绩好?

发布:2020-07-01 热度:981℃


中大教育学院公布的「吃早餐成绩较好」研究报告,引起了坊间不少批评与关注。这份研究到底有何缺失?Edward Ho在《立场新闻》写了一篇个人认为最恰当的批评文章,我就不重複相关批评。今次我主要想针对科研新闻,提出一些建议与準则。

科学新闻为何变得误导?

现今媒体喜爱报导科研新闻,但这些报导大多有误导成份,甚至明显错误。这大致可以归咎于两大原因。

一是报导这类新闻的媒体,大多没有相关专业的科学记者。这些记者只能凭个人有限的科学知识撰写科研新闻,但报导内容所需的科学知识却可能远超于他们理解的範围。

二是媒体喜爱报导的科研新闻,不少是来自个别研究团体所发表的最新研究报告。这些报告仍未经过同僚评核,需要进一步检验才能证实其可信性。不过我们的媒体在报导时,却往往把这些报告描述成已经证实的科学成果。

媒体都是商业机构,讲求成本效益与点击率,要求它们必须聘请科学记者,或者不报导那些未经同僚评核的科学研究,实在困难重重。所以,我决定提出一些原则,供读者与记者朋友参考。

三项準则

第一个準则︰可信的、公认的、科学家宣称已证实的科学研究都必定经过同僚评核。今次侯杰泰教授负责的研究报告就从未刊登于期刊之中,也没有经过任何同僚评核,却先在媒体公布结果。不论媒体的访问,还是研究报告的简报里,也有不断引导读者相信这份研究的结论已正确无疑,做法并不妥当。

第二个準则︰任何真诚专业的科学研究者都不会妄下结断。如果我们阅读科学论文,必定会提到研究方法的限制、有什幺可能误差。若结论涉及仍未有系统性文献回顾的新研究,通常论文结尾也会有「此结论也许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字眼。这种专业与审慎的态度,正是科学社群值得社会尊重与信任的原因。

所以,第三个準则是︰媒体在报导科研新闻时,至少应该附上报导的来源,确保读者能够查证真伪。若追求更佳的新闻质素,则可以提到该研究方法的限制,与可能的误差。至于读者,也可以根据上述提到的元素,判断一则科研新闻的可信程度。

去补习不如吃早餐?

然而,在今次报导里,不论媒体、研究中心的简报内容,或是侯教授的访问说辞,都没有遵循上述谦谨的态度,言说间更有哗众取宠之嫌。

研究中心网页提供的研究报告简报,标题为 「去补习不如吃早餐」,里头提到「吃早餐对学习表现的影响十分大,它为学童带来的好处甚至远超学生在学习模式、学习动力、自信心、家长教育水平或家庭收入方面所带来的优势」,并表明「(几乎每天吃早餐的学生比起没吃早餐习惯的学生)相等于多接受 1.5 年的教育」 。侯教授在接受媒体访问中 ,更笑言「可能将图书馆换做食堂供应早餐有更大益处」。

虽然简报与最新声明里,也提到是次研究已尝试控制变因,并通过相关数据作合理推测,避免了轻易犯上「混淆相关与因果关係」的谬误,但远未能「证明」上述任一的公开宣称。譬如,即使吃早餐确实能提升学生的成绩,但其效用是否能高于学习模式、补习,或影响力大于家庭背景,研究简报里提供的数据是绝对无法证明这点。

从简报的资料来看,一个严谨专业的研究团体,落下的结论应该是「虽然我们的团体已经尽量排除相关性的可能,但基于无法做出可行的对照实验,关于吃早餐与成绩好是否存着确切的因果关係,以及吃早餐的效用有多大,仍需要进一步研究调查才能证明」。

引来批评后

有趣的是,侯教授在最新访问里,立场忽然变软,从原本较强的结论变回谦逊的「吃早餐有助成绩」,并指这变弱了的结论与过往科研的结论相一致。箇中原因,不言而喻。

令人意外的是,中大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李立峯昨天却在01博评为今次报告辩护。他提到「研究结果的重点在『吃早餐的学童成绩较好』。那不就是传统生活智慧吗?有趣的是,这个表面上没什幺好争议的研究结果,在网上也惹来了不少批评。」

李立峯教授的说法有几个令人恼怒的谬论。第一,一开始的研究结论并不如他所言那幺弱。第二,即使一个科学研究的结论与传统智慧相一致,也不代表这个研究是符合科学研究的规範标準。

常识可用作支持研究吗?

这便涉及第四个準则︰当一个自称科学研究发表的结论,与我们传统智慧、常识,或我们的观念相符合,我们也应该小心查证当中的可信度。

因为常识只是常识,常识是可能错误的。科学研究时常推翻我们的常识。当一个研究称得上科学时,并不是因为它与常识或传统智慧相一致,而是这研究符合了科学社群的规範标準,否则这种用常识辩护的研究,只叫做「用科学包装的伪科学」。

在这个高举科学与「后真相」(post-truth)的年代,我们更要特别小心科研新闻。假如我们中了伪科学的圈套,就可能会形成牢固的偏见,即使事后有证据反驳这个偏见,也难以改变我们的立场,甚至反而加强原本的信念;这种情况,在心理学里称为「逆火效应」(The Backfire Effect)。

所以, 李立峯教授提到的「除非我们相信研究团队完全胡说八道,在没有做过相关分析前就说出以上的话,否则,数据分析应该已经把家长教育水平及家庭收入等因素的影响计算在内,只是研究简报没有明言」;这不但无法成为合理的辩护理由,更应该成为我们小心防範的说辞与假想,因为伪科学的特色就是用科学包装它想给予我们的信息。

在这时代,我们每天都能看到铺天盖地的科学新闻,却越来越难辨别它们的真伪,这其实很悲哀。我把这现象称为「失控的科研新闻」。面对这个难题,我们暂时唯一可做的,只有更小心谨慎地阅读新闻,避免落入圈套。

相关文章︰

为什幺只做过一次实验的科学研究,我们不该全然相信?区分科学与伪科学的价值在哪?——以一个真实的法律案件为例网络伪科学流言那幺多,很多媒体也跟着犯错,可以怎幺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