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F生活君 >日本「茶禅一味」:归功于圜悟克勤禅师,体悟到茶和禅密不可分的 > 正文

日本「茶禅一味」:归功于圜悟克勤禅师,体悟到茶和禅密不可分的

发布:2020-07-14 热度:321℃


我的茶道因缘多少和我早年所接触的师长有关,道家师父是四川成都人,求道于青城山,师尊在台的时间几乎每日口不离茶,渐渐地受师尊长久薰陶的缘故,也从品茶之中谙解不少大道的真谛。后来的禅宗师父是扬州人,老和尚在天宁寺时便有品茶的习惯,我心里想中国的禅长久受到唐宋时期开悟禅师公案的影响,其中比较有名的便是赵州禅师。赵州禅师是位开悟禅师,接引弟子手法犀利,而且善举日常生活周遭事物为应机触题之方便,某次有几位到处参访寻求开悟的出家众来到了赵州禅师驻锡的寺院,赵州禅师均不回答他们所提问的任何问题,劈头就问其中一位法师:「过去有没有来过这里?」

那名法师如实回答说:「过去没有来过。」

赵州禅师就请他:「喝茶去!」 接着赵州又问另外一位法师:「从前有没有来过?」 那名法师便回答赵州说:「从前有来过。」 赵州也没有任何的其他回答,也直接地告诉他:「喝茶去!」 在一旁的陪侍看到这种情况,心中颇为纳闷,接着他也问赵州禅师: 「初来乍到的法师您请他去喝茶,我可以明白,可另外一位法师从前就来过了啊!师父为何也请他去喝茶呢?」

赵州禅师什幺话都不回答,猛地里叫了一声这名执事的名讳,这执事连忙应声,赵州禅师还是那句:「喝茶去!」

赵州禅师所驻锡的「柏林禅寺」出过不少高僧,玄奘大师、月溪法师都曾经在此庄严驻锡过,但其中最为后代熟悉的便是赵州禅师,佛门弟子尊称赵州禅师为「古佛」,住世一百二十年,被追封为真际禅师,目前还有他的舍利塔传世。

除了赵州禅师之外,中国的禅宗祖师和茶有密切相关的就是宋代的圜悟克勤禅师。这位祖师了不得,自小诸子百家无不精通,出家悟道之后接引众生的手法别于他师,善用个人因缘逗机而教,处世接物自有风华,再加上舌底莲华、才气纵横,因此度人无数,许多弟子听完他一席话之后习性大改。常常有人形容:说法时令人哭、令人笑,自在无碍,言语之间令人动容,在当时上至贵冑,下至走卒,无不趋之若鹜,寺庙经常人满为患,等着禅师的开解。

据说在他所主持的寺庙,四十年当中没有任何一位和尚违反过纤毫的戒律,可见道德感人之深。令人值得一提的是,当他圆寂时相当地潇洒自在,火化获得五彩缤纷的各色舍利子数不尽,舌头栩栩如生、 鲜红如莲。过去我禅宗的师父便极为讚叹推崇这位祖师的着作,从老和尚处获得语录数部,其中最重要的是《碧巖录》,我多年来也展读再三,均有小得。

圜悟克勤禅师在湖南驻锡的二十多年期间,他体悟到了茶和禅密不可分的真谛,甚至于从喝茶之中体会而写下不少开悟的茶诗,在当时也有远从各国来的和尚追随在他的座下习禅。现今日本在「茶禅一味」的推行上如此地风行,这全然源自于圜悟克勤禅师的教法。目前圜悟克勤所书写和茶相关的真迹有多幅,据说已经成为日本的国宝,保留在不同的禅寺之中。

我因为习禅和好茶成癖的缘故,自然多年来从佛教的历史上及传承中寻找到了和茶有缘的大德祖师,例如日本着名的国宝禅师最澄和尚,他是东密着名的祖师,也是日本天台宗的始祖,于唐代时和空海等着名和尚来中国求法取经。在日本和茶业相关的资料当中有记载,当年最澄和空海来中国学习佛法时,因缘之故也接触到了中国的茶文化,最澄深入研究之后,深深地被中国的茶给吸引住,并且也认为茶有助于参禅、悟道,于是他带了一些茶种回日本种植。在往后中日佛学交流频繁的过程之中,也有不少日本和尚在中国不同茶叶的产区陆续带回了不一样的品种回日本种植。

到了宋代,圜悟克勤的日本弟子荣西和尚,不但带回了中国茶,也穷其一生不断地研究中国的茶道及茶叶,还用中文出版了影响整个日本茶道思想的茶书,这个时期中国茶道普遍盛行于整个日本的民间和寺庙,从此荣西和尚被奉为日本茶道第一人。荣西根据宋朝当时流行于民间烹煮茶叶的方式,是一种不必经过萎凋等程序的饮茶法,方式极为特殊,和现代人品茶的方式截然不同。宋朝人喝茶很注重第一泡茶,认为那是整个茶最精华处,有益于养生,宋人对于好茶叶的判断是用沖泡之后茶沫分布多寡和浓稠度来决定,没想到此种宋代点茶的模式,让最澄等日籍和尚带回日本流传之 后,竟然形成了今日的抹茶文化。

煮茗论道古风可追

明代有位颇为着名的文学家李维桢,此人在当朝曾经官至礼部尚书, 曾参修《穆宗实录》。李维桢平日里好与拙流羽士往来,特别是和几位方外高人齐聚一室,竹炉之侧烹煮龙井,抑或闲来无事杯茗在手,坐看落花流水,有时彻夜未寐,孤灯之下阳羡茗壶摩搓其掌,平日里更是松萝千杯不断水。由于李维祯所处的环境以及所交的名流,那段时间里孕育出他对茶道精深的涵养,令他感觉生活中最充实的便是认识到了当时的高僧大方和尚。大方和尚是明代初年着名的茶僧,不仅懂得饮茶,更懂得植茶,他对于製茶有独特的方法,有别于传统,后人管他的茶叫做松萝茶。

后来还有一位当官的叫做龙膺,他是当时非常有名的戏剧专家,着有不少传世戏曲剧本流传于后代,日常里也喜好禅道,更热爱饮茶,经常携带茶器流连于名山古剎之中,当然他必然会与当时的名僧大方和尚有所往从,这在他的着作中都有清楚地描述。龙膺后来还得到了大方和尚亲自授与独特的松萝茶製作工序,但是后来的茶史资料中说到,大方和尚个人在炒茶的时候是用一只银质的大锅炒茶,是否此种製茶的秘方之中,还附带一定要用银锅的材质炒煮才会有其特色,这就不得而知。

清代至民初饮茶的风气仍然是大兴未艾,茶道仍然盛行于禅寺之中。 据我个人所知,当代僧人之中我所听闻的就有数位名僧均有饮茶的习惯,一方面可能是应付来访的信众,一方面可能是早年在内地寺庙早有的风气与习惯所致。至于道家方面,喝茶的风气与传承也并不逊于佛家,我早期在道家师父处学道时,便多次听闻师父说到他的家乡有位道长极为着名,当时的人都称他为甘露大师,俗家的名字叫做吴理真,他被封为甘露真人,主要是因为他曾在蒙顶山种植了七株茶树,所培植出来的茶叶细长气香,水质甘甜清冽,汤色碧黄如琥珀,而且烹煮茶汁倒于杯中饮用时都有股香云氤氲杯顶,历久不散,令人啧啧称奇。原来要製成如此的仙茶端赖于吴理真日夜不停地跑遍所有的山头,把所有的茶种不断地试验钻研之后,寻找到了蒙顶山的某一处,认定此处的土质和环境是最适合生长培植的处所。

据说后来吴理真所栽植出来的茶叶,远近邻里只要有人患了头痛脑热等疑难杂症,饮泡多次之后,都能奇蹟般地获得痊癒,因此吴理真「茶仙」的名号不胫而走。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吴理真因为平日里无有一日不饮茶,后人记载,到他年纪很老的时候,外貌给人家的感觉始终停留在三十出头岁的样子,而且头髮如墨般黑,因此当时的人都认为这是因为长年喝茶所带来的效益,可见饮茶对于中国人来说,确实是具备养身、祛病、长生不老等诸多好处。

王薀老师书友会,热烈举办中,详请请点此参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