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Z半生活 >灭绝不值得大惊小怪? > 正文

灭绝不值得大惊小怪?

发布:2020-07-22 热度:255℃


灭绝不值得大惊小怪?
图片来源:unsplash

达尔文对于人类引发灭绝的熟悉程度,从《物种原始论》也能明显看出。在他对灾变论者大加嘲讽的其中一个段落里,达尔文指出,动物在灭绝之前,必然会变得很稀有:「对于那些因为人类的干预而灭绝的动物,无论是局部或是全部,我们明白事件的发展便是如此。」这是一句简短的暗示,短而有梗。达尔文假定读者都很熟悉这样的「事件」,而且已经习以为常。达尔文本人似乎觉得这没什幺特别或没什幺好担心的。

然而,人类引发的灭绝当然令人担心,原因有很多,有些原因和达尔文自己提出的理论有关,像达尔文如此精明又律己甚严的作者,竟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实在令人想不通。达尔文在《物种原始论》中指出,人类与其他生物之间没什幺区别。他和当代许多人一致认为,这种「一视同仁」是他作品中最激进的部分。人类,如同其他任何物种,都是由较古早的祖先经过变异、遗传下来的。即使是那些让人类显得与众不同的特质,诸如语言、智慧、是非心等等,演化方式也和其他生物的适应特性,例如较长的喙、或是较锐利的门牙,都是一样的。达尔文的天择理论在本质上,正如为他写传记的作家之一所言,乃是「否认人类的特殊地位」。

对于演化为真者,对于灭绝来说应该也同样成立,因为根据达尔文的观点,后者只不过是前者的副作用而已。物种遭歼灭,正如牠们的创生,是藉由「缓慢进行而如今尚存的因素,」也就是说,藉由「物竞天择」;诉诸任何别的机制,只是故弄玄虚而已。

然而,例如大海雀或查尔斯岛陆龟,或其他更多的例子,如度度鸟(dodo)或史特拉海牛(Steller's sea cow),牠们的情况该如何解释?这些动物会灭亡,显然不是因为对手物种逐渐演化出某种竞争优势。牠们全是被同一物种杀光的,而且都相当突然。以大海雀及查尔斯岛陆龟的例子来说,就发生在达尔文本人的生平岁月中。

人类所引发的灭绝应该自成一类吗?在此情况下,人类若是身为「自然界以外」的生物,确实理应享有「特殊地位」;或者,灾难在自然规律当中,本来就在所难免?在此情况下,我们不得不痛心的承认,居维叶是对的—三不五时,大自然确实会「改弦易辙」。

【书籍资讯】
《第六次大灭绝》

灭绝不值得大惊小怪?


相关推荐